走過這一關,我重生!

  •    

發佈日期:2015/12/03

9月14日這一天對我來說是躲不過的劫數,也是我此生遭遇最大的事故,我怎樣也沒想過會發生嚴重的車禍,而事發地點就在我的故鄉。事情發生後我遊走在生死邊緣,因此令我措手不及也令我難以忘懷,也真實體會生死一瞬間。

心情受挫,備受打擊

因深受重傷,住院期間生活大小事均需要仰賴家人或護士,讓我提早體會到失能後種種的不便。也常回想過去的我多扮演協助他人、鼓勵他人的角色,但此事發生後,我變成需要別人協助的人,感覺瞬間豬羊變色。當主治醫師告訴我,復健時間需要至少半年,而生理功能恢復程度可能僅是未受傷前的六七成,更讓我鬱卒萬分,並苦惱未來的生活該如何面對。

我的手因車禍受傷而失去了原有的功能,需靠復健讓功能恢復。在受傷前手、腦可以同步運作,而現在是腦袋在想,手卻無法同時運作,甚至連簡單的抬手動作也因沒有力量而怎麼樣都抬不起來,如同我的心情掉到谷底,怎麼也快樂不起來。

此外,我的頸椎因為車禍受傷更換了三節人工頸椎,醫師告訴我若是再多一節頸椎,很可能半生不遂,所以一段漫長的時間戴著護頸套做為保護。但有時因天氣悶熱及無法習慣脖子被包住,心情的煩躁更是雪上加霜,不時因感到自己人生坎坷而哭泣。出門在外時有時還會遭人側目,但有時候遇到善良的人給予關懷與協助,心情也就變好一些。

帕斯堤身分帶來困擾

因為帕斯堤身分,在治療跟住院期間最敏感的就是身分告知的問題。因為聽過許多告知後被醫院委婉拒絕或消極治療的例子,說與不說讓我猶豫再三。雖然我知道大多數醫院都會做全面的防護工作,並且多數醫護人員對帕斯堤還是相當友善,但仍深怕自己遇到那些少數對帕斯堤有想法的人,心中萬分掙扎。最終在我要進手術房的前一刻決定向醫師告知自己的感染身分,所幸醫師態度是良善的,沒有因此而拒絕替我開刀,也提供我很好的照顧,我心裡萬分感謝。

雖然如此,我在住院期間還是遇到一些困擾,首先醫院在知道我感染身份後於加護病房標示出我是感染源的病人,探訪者需要穿著另一套隔離衣。而住進普通病房時也掛著一張教導預防感染的說明,這樣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的情況,引起家屬的疑問,也讓我苦惱如何解釋。幸而醫護人員協助向家屬說明是因為我身體健康狀況較虛弱容易被傳染所以才有這樣的標示,化解了親屬的疑慮。

此外,因為發生臨時的意外,也讓我的愛滋治療突然中斷,雖然我立即跟醫護人員反應,但仍中斷了近一周才有藥可以吃。因為愛滋治療強調服藥順從,不能漏藥,因此沒藥可吃的這幾天我每天都在擔心會不會產生抗藥性跟藥效不佳、病毒量再度升高等問題。雖然個管師來醫院探訪時告知我不要擔心,但這樣的回應反而讓我更擔憂。還好我所擔心的狀況在重新服藥後沒有出現,我就可以更專心在復健上。

轉念再出發

住院期間多數時候心情是低落、沮喪的,但還好有醫護人員悉心照料,家人的照護及好友的探訪陪伴,每一個人的加油打氣,幫助我轉換心情迎接每個全新的一天。因著每一天的復健,身體健康狀況一點一滴緩慢的恢復,心情也就漸漸調適過來,自己為自己加油打氣,告訴自己不要想負面的東西,給自己更多正能量以面對每一天。

住院時間兩個多星期,從鬼門關前大難不死撿回了一條命,到漸漸復原可以出院回家,這段時間我深刻體會到人在面臨這樣的意外時,除了打斷了很多原有的希望跟目標,面臨茫然與無助,更深深打擊了一個人的自信。此外,我也體會到一個人在事故時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需要依靠他人幫助時的卑微。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的身體健康及手部功能漸有起色,生活大小事也可自行完成,甚至可以做些簡單的工作來賺取生活所需,周遭親朋好友也看到我的進步,我自己心情也逐漸開朗。對我來說,從身體虛弱生活大小事需依賴他人完成到可以自理,心情鬱悶到谷底到重新開朗起來,除了要感謝身邊親朋好友以及同事們在金錢、物資及精神上的加油打氣,更要感謝自己能這樣風風雨雨一路走過來,有能力去承受心情上、肉體上很多的折磨,雖然復健的路還很漫長也很孤單,但我想到這是主耶穌基督的安排,讓我更珍惜生命的可貴。我想,放棄一切就等於白忙了,秉持永不放棄及打不死蒼蠅的精神,我會繼續自己人生的下一個旅程。

                                               

阿飛(化名)於事故2個月後 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