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堤故事】安妮媽咪專訪:恐懼是因為不了解

  •    

發佈日期:2019/09/17

我們都有病/採訪報導  (原文出處)

 

她是安妮媽咪。民國89年,在醫院安胎期間,竟意外發現自己「被成為了愛滋病」患者——當時她正懷著兩個月的身孕,還發現丈夫外遇的事實。

意外發現自己的被感染
當年,安妮媽咪因為孕期狀況一直不好,所以住在醫院安胎。

做產檢的護士,建議她在這期間做個免費檢查——「反正也不會發現什麼。」抱著這種心態,她便做了婦女愛滋篩檢。

檢查後沒過多久,就接到了醫院的電話。

她記得很清楚,早晨7:00左右,電話響了。
對方確認過身份後支支吾吾地說,「不好意思,我們必須請您回來我們醫院再做一次復檢。」

一下子仿佛明白了什麼。

她說「沒關係,你就直接告訴我吧。」
對方只好坦白告訴她愛滋篩檢的結果:是陽性。

染病與背叛的雙重打擊
掛了電話後,安妮媽咪想不明白,自己每天的作息非常單純,不是公司就是家裡,怎麼會染病?

所以她直接問了丈夫:「你曾經出去尋歡過嗎?」

先生的回答是「有」。

「我當下沒再講任何一句話了,
因為我知道。這個報告可能沒有錯了。」
安妮媽咪平淡地說。

生了病是我活該嗎?
事情發生的當下到生下孩子,她都表現的非常冷靜。

沒有和丈夫大吵大鬧,也沒有立刻搬出去住,身邊的同事和家人都說她是個傻女人。
時隔二十年她才解釋,是因為當時懷著女兒,所以她必須保持穩定的情緒才行。

但外在的鎮定,並不代表她無堅不摧。

「其實也不能怪我弟弟啦。妳自己沒有配合嘛,沒有在他有(性)需要的時候滿足他,所以一切都是妳的問題。」——當時來自婆家的回應,讓安妮媽咪哭笑不得。

「說的就像染病,是我自己活該一樣。」


意外降臨的女兒
長達半年以上的擔驚受怕後,她終於順利誕下女兒。
好在女兒最後被確認不是HIV病毒的攜帶者,安妮媽咪的心,終於放下了重擔。

她停頓了很久,才坦白,
自己本來在醫生的勸告下,已經打算拿掉孩子。

「一是當時還來得及拿掉,二是她那麼無辜,為什麼要承擔社會的眼光,和這個外人看起來如此不堪的疾病?」

忍痛做下決定後,
安妮媽咪被轉到了另一家醫院準備流產手術。

不為人知的醫院黑暗面
之後的三個月,她一直被醫院安排大大小小的檢查,卻遲遲沒有安排流產。

有一天婦產科醫生突然告訴安妮媽咪,
「啊還好妳拖過五個月了,如此妳就不能流產了,妳必須生下來,所以妳得再找另一家醫院。」

當時她才明白,醫院為什麼要讓她做那麼多檢查——一切都是為了拖到孩子沒辦法被拿掉的時候。

安妮媽咪說,
在當時,沒有一家醫院願意幫愛滋病婦女做手術。

這對醫院來說是一個不名譽的事情。
如果其他病人知道醫院裡有愛滋病患者的話,這個醫院就等於沒有「生意」了。

過去種種猶如昨日死
雖然受到諸多不公對待,她還是善意的說明,現在的大環境對於「愛滋病」,已經友善許多。

「恐懼是因為不了解」,她解釋。

也因這段經歷,她加入了露德知音籌辦的週三聊天室。
露德知音,是一個專注在傳遞愛滋病故事的電台。

她和電台,都都期望透過故事和分享,讓和她有同樣遭遇的傳統婦女或是一般大眾,有面對疾病的參考與借鏡。

確診已經20年,安妮媽咪想告訴所有人,
如果自己真的不幸感染了,接下來只要好好注意性行為安全,不需要害怕。
 
吃藥治療後,大家依舊是一個「正常人」,
同樣值得擁有幸福美滿的人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