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窗外有藍天

  •    

發佈日期:2016/10/27

2000年,我北上來工作,當時覺得來台北生活很好,彷彿生活開了一扇窗,享受自由的空氣。而因工作性質的關係,也同時學習了很多同志相關的議題,包含同志認同與內在歧視。

2008年,得知感染的當下,彷彿晴天霹靂,那扇自由之門如同關了起來,我只能埋首於工作之中,遵照醫囑,定期服藥。但心中,總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失落。

2013年,因為感情、生活的不順遂,每天規律服藥的習慣開始變得混亂,一開始自己覺得還好而無所謂。但是,後來卻只好面對換藥的事實,從一天一次,變成一天兩次。當時,原本擔心著自己能否克服服藥的心理障礙,卻因為個管師貼心告訴我一個吃藥的小技巧,竟讓我如豁然開朗一般。而那個小技巧是,只要記得睡前要吃藥,然後睡滿8小時,睡醒再記得吃。於是,直到現在都不曾在忘記吃藥了。為此,我在內心還蠻感謝那位個管師的。

2015年,也是因為個管師的建議,我參加了帕斯堤行動會議,課程的議題,如:從同志運動看帕斯堤權益、自我烙印..等,雖然在多年前都已經學過,彷彿也只是再複習一遍。但是,因為時空背景已經不同,自己也經歷了許多挫折與歷練,且在會議中,跟著60幾位帕斯堤朋友共同學習所帶來的震撼與感動,竟讓我開啟封閉多時的自由之窗。我感到一股力量湧出,想要為帕斯堤社群盡自己微薄之力。因為,我感覺到我不是孤單一人,我們彼此的生命都因某種感動而產生共鳴進而連結。

我開始相信,窗外會有藍天。

Henry,感染年資8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