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服員的我

  •    

發佈日期:2017/03/03

我原本的職業是廚師,從16歲做到30歲,後來手受傷改做照服員,照顧病人、擦澡、餵食、翻身、把屎、把尿、清潔、壓瘡,一做就做了14年。初期真的需要很有耐心,因為服務對象年紀大脾氣容易暴躁,自己也容易被影響。所以我會透過放假放空、音樂療法來減低工作的壓力。

6年前知道自己感染了,但沒有因為帕斯堤身分中斷照服員的工作,後來朋友介紹去考健康管理師,開始學習音樂療法、經絡療法,也運用在工作中,有時候也會當志工,照顧一下同樣是帕斯堤的朋友。

 

面對感染

我剛感染的時都不願出門,有時心情低落到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個管師知道後給了我露德的號碼,我很猶豫,因為擔心打了電話會接觸到其他人,一直到三、四個月後才因為個管師的鼓勵而鼓起勇氣打給露德。一開始認識是社工珮瑄,後來換大莊,我們會討論到一些比較隱私的議題,後來認識小藍,會一起討論靈性成長的部分。

後來,我知道有所謂兩天一夜的快樂生命大會。但還是會害怕曝光,想了很久,覺得不能封閉自己,不然會害了自己,所以鼓起勇氣報名參加。後來更進一步在中老年研討會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面對很多專業助人者,也是會怕曝光,但也是踏出去了。

 

擔任照服員

照服員的工作需要專業技術例如翻身的基本功,力氣要用對不然手會受傷。
我自己深深感受到,先把自己照顧好,才能去照顧別人。所以現在我會飲食控制、作息正常、每天睡滿8小時加上運動,保持身體健康,生活各方面也更穩定跟開心。

都敏俊(化名),感染年資6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