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站起來的契機

  •    

發佈日期:2017/07/14

「醫師,我到底得了什麼病?」我拖著虛弱的身子,無助地望著醫師。

「你得的是愛滋病,我們醫院沒有治療這種病的科別,我幫你轉至公立醫院去吧!」

什麼?我已多年過著無性的生活,這種在報章或電視新聞才聽得到的疾病,竟然發生在我身上!轉診至大醫院,經過一番檢驗後,我的CD4只剩20。

「這是什麼意思?我會如何?」

醫生凝重地回答我:「就是你的身旁已有一副棺材在等妳了。」

我嚇壞了,回家哭了好幾天,既然再活不久,體力也不堪負荷高薪但高壓力的工作,於是告別了職場生涯,準備用殘餘的生命,安排一些後事,病情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看是否能苟延殘喘,多活些時候。

得病前兩年是我人生的灰暗期,想自己得了羞恥、見不得人的病,連去醫院看診,都戴著帽子、口罩及墨鏡,包得像劫匪。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這種打扮,反而更引人注意。初期,我把自己封閉起來,所有的朋友都斷訊;我覺得我沒資格與人交往,每天躲在家中自怨自艾,還罹患了憂鬱症,只有偶爾與個管師聯絡。

後來,我經轉介來到小露,認識了許多同病相憐的朋友,我們都被H所折磨,為了對抗這個疾病,都面對著一場不知何時結束的挑戰。在小露,我們可以互吐心聲、互相打氣,還有工作人員用愛心協助我們,幫我們重新站起來。

經過漫長的治療、換藥及伺機性併發症的歷程,我的CD4終於慢慢地爬到200。或許,我會繼續活下去吧?我總不能整天在家坐以待斃!與其每天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不如用埋怨療傷的時間去做些什麼吧!我要給自己一條路,可是,我現在是沒有收入的人,要想一些能踏出去又少花錢的辦法。

首先,我去職訓局接受了裁縫技訓,又去各種公益機構所辦的課程,學了電腦、園藝、生活DIY等。假日或空暇,我就到處觀賞各種展覽,去看免費的演唱會、戲曲演出,也聽了不少名嘴專家精彩的演講。我逐漸打開了我的視野,也因參與各種課程,與同學有了互動,滿足了我空虛的心靈。

心情鬱卒之時,我就去公園跟著一群人運動,藉由肢體的伸展,發洩我心中的不快,漸漸地,我就這樣度過了八年的歲月。

雖然我的了這種病,但並沒有把我擊倒;倒是在這段時間裡,我的幾個舊同事、朋友,因心血管疾病、癌症、意外等已離世而去。我反而因辭別職場,而得到了很多私人時間,能圓一些夢想。當然,感染H是很無奈的事,但我又無法把它驅逐出去,只好與它和平共處。每天只要想,我要如何把今天過得更好,今天才是我還能掌握的,只要我還活著,就不能放棄追求,我要善待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雖然不是所有努力都有結果,但我享受著每樣不同的歷程,用心地生活,天天不要虛度,這就是我的感受。

作者:小櫻 感染年資10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