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研究】法國研究發現,每周四天的愛滋病治療與每天連續治療一樣有效

  •    

發佈日期:2019/09/20

根據早先在墨西哥市舉辦的第十屆國際愛滋病學會(IAS2019)中發表的隨機對照實驗的資料顯示,對於正在接受抗愛滋病毒治療的人而言,每星期服藥四天跟每天服藥一樣有效。

圖片來源:NAM/aidsmap

 

此方法的有效性,特別在與抗藥性相關的部分,比起在會議中發表之用48週為基礎的資料,仍需要長期的追蹤確認。

此研究並非使用單一的醫療方案,相反地,研究隨機選取已在服用多種抗愛滋病毒藥物的受試者,使其持續天天服用藥物;或改為每週連續四天服用。結果顯示,這兩種方法不僅沒有差別,並且在以蛋白酶抑制劑(Pls)與嵌合酶抑制劑和非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NNRTIs為基礎的療法上也沒有差異。

儘管長期與按時服藥很重要,但仍有高比例的病友表示在遵守上有些難度。許多病友指出,年復一年地按時遵守服藥很困難,而對於任何能降低服藥壓力的療法有高度的興趣。

愛滋病毒的感染者被告囑需要每天服藥,但從治療藥物觀察的證據指出,血液中的抗病毒性在服藥後仍能持續幾天,抑制HIV病毒,即便忘記服藥一次。許多研究也指出,即便兩天沒有服藥也不會對長期的病毒抑制產生影響。

一項為期48週非隨機的百人研究顯示,在改為每週服藥四次的療法後,有96%的受試者仍能維持病毒測不到的程度。

為了有近一步的研究,法國國家愛滋研究機構(ANRS)設計了一個名為QUATUOR的實驗,招募了647位至少已接受一年抗愛滋藥物治療且沒有抗性突變(resistance mutations)的受試者,將其隨機分配成兩組,一組仍照個過去每天服藥,另一組則每週服藥四天。在每週服藥四天的這組,受試者在週一到週四服藥。

此研究的年齡中位數為49歲,接受抗愛滋療法的中位數為7年,在實驗開始時CD4的中位數為689 cells/mm3;病毒測不出的中位數為5.8年。

受試者中的72%服用Tenofovir(新配方(TAF)舊配方(TDF)擇一),剩下的28%的受試者服用Abacavir/Lamivudine作為NRTI為主的治療。幾乎相同數量的受試者服用嵌合酶抑制劑(主要是Elvitegravir或dolitegravir)(47.8%)或反轉錄酶抑制劑(NNRTI)(主要是rilpivirine)(46.5%),其餘的5.7%服用蛋白酶抑制劑(主要為darunavir)。

該研究的主要結果為第48週時,受試者的治療成功的比率。在此定義為:病毒數測不到且無中斷指定的療法。在每個研究的分支,318位受試者開始療程並且納入治療意象分析(intent-to-treat)中,顯示95.6%在四天療法與97.2%在每日療法中皆達到主要的結果,此實驗的誤差設定在小於5%的不劣性實驗臨界值(non-inferiority margin)

在四天療法的組別中有1.9%的病毒失敗;在每天持續性的組中有1.3%病毒失敗。在第三方媒介(蛋白酶抑制劑或NNRTI或PI)的使用上,兩者的失敗率中沒有顯著差異。

儘管僅有一小部分的受試者產生抗藥性(十起中有四起)、四起中有三起為第二級的抗藥性,以NRTI為主療法,兩起為使用relpivirine,一起為使用raltegrair。對於針對這幾起二級抗藥性的長期安全的擔憂,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出現的可能性更大。

在研究中,病毒小竄升(超過50 copies/ml)的頻率並沒有顯著差異。

9位受試者離開研究,1位受試者因心理因素中斷療程,2位受試者非關HIV因素過世。

研究組間的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也無差異。但以eGFR測量的腎功能在第48週時,顯示四天的療法組別,有邊緣性顯著(borderline significant)的趨勢。

當被問到在研究中,研究者如何確保每位受試者遵循指定的療法,首席研究員Dr. Roland Landman說其採用數藥丸法( Pill count),但後有藥物動力學資料的進一步分析。Landman也提到,四天的療法降低的43%的治療支出。

受試者將會受到另一輪為期48週的跟進來確認療程的持久性。

露德翻譯志工/Ang

 

原文出處   NAM/aidsmap  2019年7月25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