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反轉錄病毒和伺機性感染年度大會(CROI)系列報導之1

  •    

發佈日期:2017/03/08

第24屆反轉錄病毒和伺機性感染年度大會 (CROI) 已於今年2月13至16日在美國西雅圖舉行完畢。露德協會為您整理摘譯大會重要新聞如下:

 

抗體是更自然而安全的愛滋治療及預防策略 

除了開發和製造愛滋治療及預防的藥物,研究人員正在探索如何使用我們自己的免疫系統來預防和治療愛滋病毒感染。廣泛地中和感染者免疫系統所產生的抗體(bNAbs),或許是個可行的策略。

美國國家過敏暨感染症研究所 (NIAID) Richard Koup醫師在今年的CROI會議上提供這種策略的最新進展,以及哪些抗體具有發展為愛滋疫苗和治療的潛力。

Richard Koup醫師表示他相信抗體是有效的預防感染策略,目前單源抗體應用在其他疾病上的安全紀錄良好,未來還有發展成單次注射就能提供長達3到6個月保護的潛力。

資料來源

 

嵌合酶抑制劑bictegravir效果不輸dolutegravir 

bictegravir (GS-9883) 是一天服用一次的嵌合酶抑制劑 (II),在體外試驗中顯示能夠有效抑制多種對其他嵌合酶抑制劑具有抗藥性的病毒,並且在血漿中的半衰期為18小時。Bictegravir不需要搭配增強劑,也不需與食物一起服用。本次大會上有兩篇關於bictegravir的研究報告。

第一篇報告來自波士頓布里翰婦女醫院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Paul Sax醫師。他報告了一項針對初次治療病患的第二期臨床試驗結果,這項試驗亦與另一項嵌合酶抑制劑dolutegravir進行比較。

實驗採雙盲隨機方式進行,共有98位受試者,65位服用bictegravir 75mg搭配FTC/TAF;33位則服用dolutegravir 50 mg搭配FTC/TAF。24週後,bictegravir組和dolutegravir組病毒量 <50 copies/mL 的比例各是97%和94%;48週後則為97%和91%,兩組結果並無統計上顯著差異。而兩組受試者CD4增加的幅度也相仿,分別是+258與+192 cells/mm3。兩組受試者對於藥物的耐受性亦相仿,較常見的副作用是腹瀉和噁心。

關於bictegravir的第二項口頭報告來自吉利德藥廠 (Gilead Sciences) 的Heather Zhang。這項研究是在未感染愛滋的受試者身上,觀察單一 (5mg至600mg) 與多重劑量 (5mg至300mg,14天) 的藥物相互作用之藥物動力學。

這項研究顯示了bictegravir在25mg至100mg劑量間,能維持穩定的藥物濃度。藥物交互作用觀察也發現CYP3A4抑制劑藥物 (voriconazole和darunavir/c) 可增加bictegravir AUC (註1) 約61~74%;而合併使用UGT1A1和CYP3A4類抑制劑 (atazanavir和atazanavir/c) 則可使bictegravir AUC增加4倍。

這項研究顯示了bictegravir是一種極具潛力的抗愛滋藥物,目前亦有多項進行中的第三期臨床試驗觀察bictegravir與FTC/TAF固定劑量複方搭配的組合。

註1:AUC (Area under curve) 為血中藥物濃度-時間曲線下面積,亦稱「血藥面積」,數值越高表示藥品進入人體的吸收量越多。

資料來源(1)   資料來源(2)

Sax PE et al. Randomized trial of bictegravir or dolutegravir with FTC/TAF for initial HIV therapy. Oral abstract 41.

資料來源(1)   資料來源(2)

 

法國研究顯示抗藥性傳染案例增加,但似乎對治療無影響 

隨著「確診立即治療」策略的普及,抗逆轉錄病毒藥物 (ART) 的廣泛使用卻可能使抗藥性感染的風險升高,影響ART對個體或社群的效益。法國愛滋及肝炎研究署的一項研究 (ANRS 12249) 評估治療前抗藥性與其對於病毒抑制的影響。

這項研究針對1340位感染者進行,受試者若非在參與研究後才感染,就是進入研究時(2012年3月~2016年6月)就已經處於慢性感染期(尚未治療)。

研究發現有9%的受試者在治療前體內有20%以上的病毒株具有抗藥性,另有9%的受試者體內有2~20%的病毒株具有抗藥性。不過,具有多重藥物或多重藥物組抗藥性的受試者並不多:89%具有抗藥性的受試者僅對1~2種藥物呈現抗藥性,其中只有73%的受試者對於非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 (NNRTI) 藥物有抗藥性,後者中又有61%的受試者體內有50%以上的抗藥性病毒株。

只有11%的受試者體內有對3種以上藥物產生抗藥性的病毒株。發表學者Anne Derache推測這些受試者可能先前曾使用過抗病毒藥物。

在具有抗藥性的受試者中,有27%對於NNRTI類藥物外的其他抗病毒藥物產生抗藥性:13.5%對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 (NRTI) 藥物有抗藥性,9%對於蛋白酶制劑 (PI) 藥物有抗藥性,4.5%則是同時對一類以上的藥物有抗藥性。

不過,好消息是:這些受試者中已有1146位接受醫療照顧,其中有近四分之三(838位) 己開始接受治療,治療1年後有97%病毒量已降至400 copies/ml以下。平均病毒抑制達標所需時間為3個月,且抗藥性存在與否與治療失敗間沒有直接的關鍵,這點倒是讓研究人員覺得驚訝。另一方面,在這項研究中,治療前病毒量超過10萬copies/ml,或是服藥順從度 < 95%的受試者,病毒抑制成功的比率則較小。

這項研究使用的是一線治療藥物亞翠佩Atripla,且追踨時間僅16個月。究竟體內有抗藥性病毒的患者,治療後病毒抑制能持續多久還是一個未知數。

資料來源(1)   資料來源(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