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成癮及HIV感染|2021國際HIV科技研討會|露德協會

  •    

發佈日期:2021/08/19

台灣顧文瑋醫師分享藥愛及HIV之間的關係。其談到娛樂性用藥並非新興現象,長期以來已經存在於世界當中,像是海豚會與河豚玩耍從河豚分泌的毒性得到愉悅,而肉豆蔻不僅能使食物變得美味,也可以增加性生活的情趣。

在一般大眾藥物合併性行為上,澳洲關於MDMA的研究中指出,異性戀與LGBT族群都有一樣高的比例因為用藥而發生風險性行為。在全球的調查中,酒精是最常合併性行為的物質,次之則是大麻與MDMA,每個族群至少有20%的人。兩份英國橫斷性研究比較HIV陰性及HIV陽性物質成癮者分為四個群體,HIV陰性及陽性的異性戀男性及女性,四個群體最常使用的物質是大麻,接著是古柯鹼,藥物使用也會與未使用保險套的性行為、憂鬱及焦慮有關。

而男同志及男雙性戀與同性發生性行為(GBMSM)的藥愛現象,Chemsex藥愛是指男性間在性行為前或性行為間透過藥物的影響提升性體驗。在社交軟體通常也被稱為「Party and Play」、「chem fun」、「high fun」、「ice fun」,與異性戀不同的是,通常使用的物質是甲基安非他命、GHB/GBL等。

系統性地檢視藥愛相關研究,多數在北美、英國或歐洲的研究,以預期、行為及結果架構來檢視,藥愛的盛行率約3-29%,有些研究指出甲基安非他命是最常使用的藥物,有的則說是GHB,這與該研究所在地地理環境有關。若考量注射藥物,則會是1-50%,Meth和K他命是最常見用以施打的藥物。一些研究發現HIV陽性的男男性行為者更有可能藥愛及發生高風險性行為,但HIV陰性的男男性行為者若藥物合併性行為,有一樣的風險會感染HIV和其他性傳染病。若是亞太地區的GBMSM的盛行率在泰國是18%,越南14%,新加坡和台灣是9%,馬來西亞7%,日本是4%,澳洲14%,4.5%的人在過去六個月以slam(靜脈注射)的方式用藥。有一些研究指出,在澳洲和台灣愛滋感染者的藥愛盛行率是30%

甲基安非他命通常以口服、鼻吸及注射的方式使用,呼煙及注射的方式僅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會作用,通常五到三十分鐘間會因為大量釋放多巴胺而感到欣快感,體溫升高心跳加快,接著會進到High的階段,會非常專注在某個活動上,像是專注在性行為上幾個小時,用藥者可能會追加藥物使用,且可能出現憂鬱、憤怒、空虛或敵對,對自己或他人都可能有危險性,一到三天會是崩潰期,會呈現死氣沉沉的狀態,也會一直睡覺,後來可以維持一到兩周的一般生活直到渴癮出現。

使用甲基安非他命比起其他的藥物,感染HIV及發生無套性行為的機率更高,過量使用可能會中毒或死亡,長期使用可能會成癮或因為影響大腦結構而出現精神疾患等,注射可能會造成局部損傷、感染性心內膜炎等。共用針具也會增加疾病傳染的風險,李佳雯醫師也發現注射會增加依賴的風險。

在介入方法上,認知行為的介入方式,如Martix矩陣模式是一種有效的方法,透過16周密集的課程,教導個案早期復原技巧、復發預防、思考中斷等方式,來幫助個案戒癮,另外像是權變管理也被認為是有效的介入方法。目前還沒有發展出有效的替代療法。在減害策略上,包含定期愛滋及其他性傳染病篩檢、感染者穩定接受治療、預防性投藥、多使用潤滑液及保險套、針具交換等策略。

多數藥愛的個案不太會去一般的心衛門診,多數人比較喜歡去性健康門診或是LGBT及愛滋相關的機構,所以整合性的健康服務便非常重要,其中一個著名的模式便是英國的56 Dean street,在台灣高雄則有HERO中心,台北有聯合醫院昆明院區。在提供用藥者時,不批判的態度能讓個案比較願意分享他們目前的用藥狀況,詢問用藥的細節以評估目前需要提供那些幫助,而不同用藥階段的個案給予不同的協助。

最後,顧醫師提到,必須有充足的經費來支持相關服務,跨領域的合作建置完整的服務、去汙名及相關人權制度的建立,才能幫助這些朋友生活穩定,免於受到排擠而更孤立無援。

本文感謝露德陳政隆研究專員整理報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