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個管師們

  •    

發佈日期:2015/11/27

在拿到黃卡後的六年內,我身邊出現了一些新的朋友,雖然並不常聯繫,但每個不同功用的朋友,都能夠讓我在與「愛」同行的路上,獲得一些協助或力量。

 

我的醫院個管

她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個管師,每三個月回診時,總是能夠在診間碰到他,從一開始確診,就有她陪著我討論那些當時對我來說好像天方夜譚的「通報流程」、「未來就醫事項」..….很多對愛滋的疑惑或擔心,都從這裡解開。而後來,在每一次的回診時,只要打個電話給她,協助掛號,或者是找其他科別的友善醫師,都在她的協助下,一一順利的進行。她對我而言,就像是醫療資訊站一樣,在我和醫生之間搭起一道橋樑,也讓我對醫院的恐懼大大的降低。而我第二個朋友,也是她再跟我談過後,幫忙我聯繫上的。

 

我的社區個管

說到社區,好像對大部分人有些陌生,但白話而言,就是民間機構的個管師。透過醫院的個管師介紹後,我來到了服務H朋友的露德協會,碰到了同儕員和社工,這又是另外一個全新的體驗。

 

在感染之後,有很多的心理擔心、壓力、秘密,而這些都可以放心的跟同儕員還有社工討論,因為在這裡,有些不敢跟外人或朋友說出口的話,或者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想法,他們都能夠慢慢的陪著我,一起去檢視和抒發。而我也知道,有一些比我生活上更困難的H朋友,也會找尋這些民間機構的個管師協助經濟、就業或安置服務。但對我而言,他們就像是心情的出口,而且透過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我也認識很多其他的H朋友(以及男朋友),在這裡,就好像另一個家一樣……

 

我的衛生所個管

由於H是法定傳染疾病之故,每一個感染者都一定會有一個戶籍或是居住所在地的衛生局個管師定期的追蹤。雖然,因為工作之故,他們經常會需要問一些很隱私的資料,有時候回答起來也怪彆扭的。所以我都跟這位朋友說清楚,我最方便接電話的時間是何時,也會先跟他討論好,不管是打我手機或家裡電話,他只要說名字,不要說「衛生局」的字眼。而他對我而言,是新知政策的來源,因為他們經常會第一時間知道政府的政策,所以在每次談話中,我都會主動問一問有沒有什麼政策改變,畢竟這關乎於我的權利。

 

我是自己的個管

除了這三種個管師之外,還有一位最重要的個管師,那就是我自己,畢竟其他三位個管師都只有在特定的時段或是場所中才會有所交流,而真正每天每刻陪在我身邊的就只有我自己,學習如何自我管理,了解自己身、心、靈各方面的狀況,誠實的面對自己、照顧自己、保護自己,才能讓我在處理日常生活的大小瑣事中,常能保持一個最佳的狀態來迎戰。

這些個管師朋友們,伴隨著我走過這些年,當中也有陌生、有不理解、有磨合,但是當我更清楚知道他們的工作內容及職責,有時候我會慶幸,我真的不是孤單一個人!

吳紫維/露德協會社工師採訪整理報導

熱門推薦 / 相關文章

家人知道怎麼辦

2018/6/14 上午 12:00:00

安非他命/梅花三弄

2018/6/14 上午 12:00:0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