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社會對話試驗

為讓民眾向感染者直接提問,露德協會邀請愛滋感染者用聲音,將生命中的溫度傳遞給陌生的彼端...

關於社會對話試驗

 

聽見帕斯堤的聲音

對話的力量:愛滋感染者獻「聲」幫助社會大眾解惑

為讓民眾向感染者直接提問,露德協會邀請愛滋感染者用聲音,將生命中的溫度傳遞給陌生的彼端。

 

愛滋社群努力傳遞正確資訊,破除民眾對愛滋的恐懼 

過去20多年,露德協會與台灣愛滋社群均努力地創造各式各樣的機會,使更多的民眾正確的瞭解愛滋資訊,以減少錯誤認知而對愛滋感染者朋友們存有恐懼及排斥。然而,儘管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愛滋病雖日漸已被瞭解,但民眾心中對愛滋的憂懼卻依然存在。

 

愛滋感染者發聲,跳脫傳統專業諮詢,直接幫民眾解答疑惑

為進一步除去民眾心中負面的感受,露德協會期待以跳脫原有專業諮詢的模式,設計一個除了傳播愛滋知識外,也能貼近真實生命的對話平台,期待透過愛滋感染朋友們主體的「聲音」,傳達自身的生命、想法及心情,將生命中的溫度傳達給陌生的彼端,鬆動你我因HIV病毒造成的隔閡。

 

以故事連結,用聲音感動:一問一答打破因誤解形塑的隱形牆

此次計畫有15~20位愛滋感染者自願參與,為了讓民眾更瞭解帕斯堤的生活,在專屬由帕斯堤發聲的網站上將提供他們的基本簡介,例如感染年資、職業、興趣、嗜好等。除了簡單的個人資訊外,該網站另設有部落格專區,將由露德的工作人員訪問參與計畫的感染者,以文字撰寫出他們的生命故事,提供民眾可以有機會參與感染者朋友們的生活。民眾可以在瀏覽這些生命故事後,選擇其中一位愛滋感染者提出心中的疑問,爾後將由被選中的感染者利用語音的方式回答問題。

 

在此,誠摯地邀請朋友們一起加入「愛滋感染者社會對話試驗」,讓一般民眾對愛滋病的各項疑問或憂懼有溝通的機會,也期待感染者主體的聲音直接被民眾聽見。讓我們一起為愛滋零歧視的友善社會齊心努力,做出實質的貢獻。

  

【新聞聯絡人】

露德協會理念推廣組組長  莊英祺  (02)2371-1406 #223

露德協會社會教育暨理念推廣專員  林啟銘  (02)2371-1406 #214

與你在大眾運輸裡擦身而過

早上的捷運還是一樣壅擠,為了避免遲到,每一個上車的人都使盡全力地將車廂內的人往內推擠,不管年輕的、年長的、男的、女的、上班族、學生、健康的、生病的…,都如沙丁魚般的身體挨著身體,塞在這一節一節的車廂中,好像人與人的距離變得很近,在這一瞬間接納了彼此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能接受所有的差異嗎?

More

菜市場也會有我的身影

但我卻有一些話是不能跟他們聊的,就是我有愛滋。是老公先發現有愛滋,才叫我去做檢驗,然後發現我也感染了,剛生病的時候我也很埋怨他,想說為什麼他要在外面亂搞,害我也跟著生病,一度還想跟他離婚,但公公婆婆知道後,就勸我們不要離婚,我媽媽也說,我現在這個樣子,離了婚更沒有未來,所以我也就繼續和他在一起。

More

校園是我努力追逐夢想的地方

那時國防大學發生強迫愛滋感染者學生退學的事件,我看著新聞的討論、PTT上大家的留言,雖然有些人是站在感染者的立場,認為「國防大學身為教育機構卻帶頭歧視」、「校方的處理方式充滿著對愛滋的污名」,但也有些人認為「強迫愛滋感染者退學,是為了保障其他學生」、「感染者性生活髒亂,很噁心!」。我深深感受到這個社會還是存在著對感染者的不友善,也很擔心自己會有相同的遭遇。

More

職場生存不容易

出來後有找到頭路,不過固定時間要回病院檢查,就要跟公司請假,公司講說要看病的收據,我沒有想太多,就拿給公司的人,沒想到他們用收據查到我得到愛滋,後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就無法繼續工作。現在找工作都很難找,有的不能有前科,有的又要擔心他們會驗愛滋,常常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More

與你在大眾運輸裡擦身而過

早上的捷運還是一樣壅擠,為了避免遲到,每一個上車的人都使盡全力地將車廂內的人往內推擠,不管年輕的、年長的、男的、女的、上班族、學生、健康的、生病的…,都如沙丁魚般的身體挨著身體,塞在這一節一節的車廂中,好像人與人的距離變得很近,在這一瞬間接納了彼此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能接受所有的差異嗎?

More

菜市場也會有我的身影

但我卻有一些話是不能跟他們聊的,就是我有愛滋。是老公先發現有愛滋,才叫我去做檢驗,然後發現我也感染了,剛生病的時候我也很埋怨他,想說為什麼他要在外面亂搞,害我也跟著生病,一度還想跟他離婚,但公公婆婆知道後,就勸我們不要離婚,我媽媽也說,我現在這個樣子,離了婚更沒有未來,所以我也就繼續和他在一起。

More

校園是我努力追逐夢想的地方

那時國防大學發生強迫愛滋感染者學生退學的事件,我看著新聞的討論、PTT上大家的留言,雖然有些人是站在感染者的立場,認為「國防大學身為教育機構卻帶頭歧視」、「校方的處理方式充滿著對愛滋的污名」,但也有些人認為「強迫愛滋感染者退學,是為了保障其他學生」、「感染者性生活髒亂,很噁心!」。我深深感受到這個社會還是存在著對感染者的不友善,也很擔心自己會有相同的遭遇。

More

職場生存不容易

出來後有找到頭路,不過固定時間要回病院檢查,就要跟公司請假,公司講說要看病的收據,我沒有想太多,就拿給公司的人,沒想到他們用收據查到我得到愛滋,後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就無法繼續工作。現在找工作都很難找,有的不能有前科,有的又要擔心他們會驗愛滋,常常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