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餐後小茶點 

  •    

發佈日期:2016/04/19

我是在2008年12月確診感染愛滋,當時CD4還在大約400多,病毒量也只有幾千,一方面自己非常抗拒吃藥這件事,另一方面當時醫生也覺得沒有治療的急迫性,這一拖就是6年多。

2015年中,因為工作繁忙,CD4也逐漸降到了230。在個管師的強力建議下,我決定開始服藥。當時使用的處方是卡貝滋加衛滋。開始服藥第一週後就出現嚴重的噁心感,每天看到大部份的食物就覺得噁心。努力了一個月後,實在受不了副作用,開始出現了放棄治療的念頭。當醫師知道我的狀況後,立刻幫我換掉卡貝滋,改用舒發泰配衛滋。噁心感在五天之內逐漸消失,此後,再也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對於生活忙碌的人,開始吃藥後,服藥的時間和服藥提醒則是立即要面對的問題。由於我每日只需服用一次,為了避免服藥時被家人撞見,於是我選擇了下午1點鐘,也就是午飯後服藥,畢竟在辦公室行動上好掌握些。

一開始我用手機的鬧鐘提醒自己服藥,可是很快就發現這是一種蠻危險的方法。我常常因為正在講電話,順手一滑就把手機鬧鐘給關了。電話講完了,吃藥的事也忘了。後來聽朋友說小露有開發一款手機上使用的「健康管理APP」,可以提醒服藥和回診,於是立即下載使用。

這款APP在每次開啟的時候都要輸入密碼,剛開始說實在覺得蠻麻煩的。但後來想想,這個設計卻有兩個優點:一個當然是保護個人資料的隱私,另一個是沒有辦法「順手一滑」把它的服藥提醒鬧鐘關掉。此外,它的鬧鐘是類似採短音提醒,只要沒有輸入密碼進到APP裡確認服藥,它每隔五分鐘就會重覆提醒,貼心但低調。因此,再怎麼忙,都不用擔心漏藥。

 

作者:小檣

 

感染年資:7年6個月

 
TOP